首页 »

思考 |于霄:为什么英国人不担心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2019/9/11 21:17:06

思考 |于霄:为什么英国人不担心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欢迎阅读上观学习·思想

山水有清音/晋·左思


如果说,从前的中国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现在终于可以算有房有车、有点余粮了。但是因为战争年代的割裂,中国古代的财富管理与传承观念有所遗失,而西方的财富管理与传承手段尚未流传进入中国,形成很大影响。所以,刚刚富起来的中国人似乎正处于一个财富的迷茫期。

在一个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人们考虑最多的往往是财富的增加。中国在过去十几年中,总体保持着两位数的经济增长,这在世界历史上是少有的。而在这难逢的机遇中,个人的财富管理策略也多是激进的。所以,我们看到了近乎疯狂的风险偏向性投资,股票、借贷……有人血本无归,也有人一夜暴富。

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经济体量日益庞大,我们进入了经济新常态——稳定+发展。新的环境造就新的观念,追逐高风险高收益的人群在遭遇挫折后,转向了保守。于是,大笔的财富沉淀到了房产、固定存款和债券上。更为重要的是,第一代富人已经开始老去。

当人老去,神志不清,甚至已不能思考,那么一生累积的财富如何管理成为问题。问题还有:死后,财富如何传承。《继承法》和《民法通则》关于监护的规定,可以回答一部分问题,可回答不了全部。比如,一对父母离异,父亲财产较多,但年纪较大,一子未成年,父亲希望将大部分财产留给儿子,但又不希望由母亲管理。根据我国《继承法》,父亲可以通过遗嘱将财产留给儿子,但却无法控制母亲作为监护人行使财产管理权。所以,他的家产安排并不能如愿。再比如,一老人希望给未出生的孙子留一笔钱作为大学学费,但对儿媳非常不放心。虽然他可以通过遗嘱进行安排,但无法避免死后财产被挪用的风险。所以,他的财富也无法达成自己的心愿。

事实上,中国法律在财富管理与传承方面的空白还有很多。当人们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之后会发现,一旦自己失去意志,这些财富就不再与他有更多关系。而英国人的财富所具有的人格性,在当下的中国是没有的。英国人财富的人格性是指财富继承了财富原拥有人的意志,在他不能处分甚至已经去世后,还能依照他的意志运转。英国法做到这一点是通过家族授产(settlement)实现的。家族授产是一种复杂的制度,但简单说,它就是通过设定信托的方式,将财产交由自己信任的人管理,并在信托合同中明确财富处分的时点与方式,甚至是目的。

在上面两个例子中,家族授产可以进行如下安排:在第一个例子中,父亲可以对一定的家产设定信托,指定受托人是自己的兄弟、孩子的伯父(总之是他信任的人),规定由孩子伯父管理信托财产,直到儿子成年或工作,期间家产收益归儿子所有,到期后,信托财产转移给受益人(他的儿子)。这样即便母亲是儿子的监护人,也无法动用这笔财产。在第二个例子中,老人可以把这笔钱设定信托,转移给信托公司,并指定孙子为受益人,规定孙子在上大学时,这笔钱及收益用于支付其大学学费。他甚至还可以规定,如果这笔钱用于支付大学学费后还有所盈余,剩余的钱可以用于孙子结婚或儿子养老。

家族授产虽然形态各异,但本质是家产信托。在上面两个例子中,它体现了其区别于中国既有制度的两个特点。一是,它可以将财产转移给自己信任的人管理,管理人(受托人)可以自己的名义占有、收分、收益,享有如同所有权人一般的权利;二是,它可以赋予财产处分非常个性化的安排,例如,委托人(家产原有人)可以安排财产处分的时间,如孙子上大学时或某一具体年份;可以安排财产处分的发生条件,如孙子考上大学;可以安排财产处分的禁止条件,如孙子喝酒等。甚至信托财产可以只为某一目的存在,比如为儿子养老。所以,家产信托是一种非常个性化、不以个人的意志是否存在为前提的财产处分方式。

家产处分虽然可以解决很多既有法律制度无法解决的问题,但在我们的立法和实践条件下,尚难以完全实现。我国的《信托法》在很多方面还有待完善。而我国的信托公司显然还远未达到高标准的要求。

在以开放倒逼改革的态势下,信托法的国际化已十分紧迫。或许中国人在不久的未来,也可以享有专业的家产信托管理服务。


作者为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栏目主编:王多  编辑:严晓蓉

邮箱:wangd035@jfdaily.com

题图来源:东方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