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只有获得社会认同的司法才是公正的吗?

2019/9/20 21:35:02

只有获得社会认同的司法才是公正的吗?

对于司法,似乎没有哪一种价值像公正那样重要。正如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的:“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那么,如何评价司法公正呢?社会认同是司法公正的唯一标准吗?近日,在华东理工大学举行的“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全国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多所高校、社科院的专家学者与来自地方人大、法院、检察院、律师事务所等实务部门的代表共50余人与会,对如何推进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展开热议。

 

 

司法公正与社会认同是啥关系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张斌院长指出,总体上,经过多年的司法改革和发展,我国司法公正水平有了很大提升,但当下也面临司法公信力困境等新问题。究其原因有几方面:第一,在司法系统方面,审判权运行机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权威不足、行政化、地方化问题亟待解决。第二,在社会意识形成方面,民众的法律素养还有待提高,朴素的正义观和司法系统所得出的形式正义存在矛盾。第三,在司法系统和社会系统的链接互动方面,信息传递途径、形式、如何转化反馈等问题还有待解决。这三个因素共同作用,阻碍了司法公正的实现,也导致了司法公信力的困境。

 

 

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属于一种外部评价,而非内部评价。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检察院陶建平检察长认为,这种外部评价往往呈现出几个特点,即外部评价是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作出的评价;是法律认知程度不足的情况下作出的评价;是价值取向多元的情况下作出的评价;是利益关系错综的情况下作出的评价。这就带来了问题的复杂性。

 

 

华东理工大学李瑜青教授认为,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是一个复合型概念,它是指司法系统和社会系统这两个系统的社会成员依据一定的标准对司法系统及其活动是否公正进行认知与评价,从而形成的有关司法公正的集体意识。这种集体意识是一种有利于实现社会团结和社会整合的认同态度。但与此同时,也要看到司法公信力不是一个法律用词,而是一个社会学用词,意指司法机关依法行使的司法权社会化的过程得到民众充分的信赖、尊重与认同。司法公正最重要的是要达到这个要求。但它是司法系统生产的产品进入社会系统的问题,而司法系统和社会系统是两个系统,两个系统有着不同的生活逻辑,为什么一个系统应以另一系统的认同为好,这就需要理论上的说明。

 

 

李瑜青指出,为何主张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可以从宪法上作出说明,也可以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角度得到论证,但最重要的是,必须关注社会有什么变化。近40年持续的普法教育,促进了社会成员权利意识的自觉,人们对于社会公共事务,特别是与自身偏好有关的公共事务,要求享有充分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的政治参与意识日益增强。而伴随着社会信息传播网络化的发展,互联网快速进入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之中,成为人们工作、交往的重要方式。建立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法治化的司法治理模式,是时代要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共产党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对法治建设做了顶层设计,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也是社会发展的要求。

 

 

司法公正获得更多社会认同,不妨“小步快跑”

 

 

如何打破司法系统与社会系统之间的隔阂,是司法公正获得更多社会认同的关键。那么该如何做呢?对此不少与会者都提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建议不妨“小步快跑”。

 

 

南京大学法学院吴英姿教授认为,司法认同是社会公众在司法认可的基础上产生的归属感。司法认同有三个方面的条件,即司法制度的目标是否契合社会成员的利益需求;司法制度的有效性;价值共识。今天,增进司法公正的社会认同,要从依靠个人魅力转型为依靠制度。

 

 

李瑜青提出,既然司法公正社会认同是社会系统与司法系统两个系统的问题,它的建设也应是社会系统与司法系统两个系统共同建设的问题,而不是司法系统单一条件下可以完成的,社会系统与司法系统要找到共同话语。

 

 

张斌提出,要推进社会系统与司法系统的融合,可以从三个层面来解决,即司法系统应当保障实体公正,规范程序公正,社会系统要推崇法治精神,强调司法权威、科学信法,建设起负面评价消解机制,在链接互动层面,可以从当事人对个案、社会公众对个案、社会公众对司法这三个方面拆解问题。而从长远看,只有实现司法公开的全面落实、实现司法过程参与度的提升,才能更好地宣扬法治精神、提升社会认同。

 

 

陶建平强调,要逐步推动司法公开,压缩外部评价与内部评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当然,要意识到,只可能缩小信息不对称,而不可能做到完全对等。此外,他提出,要寻找和培养适合的外部评价的主体,增强评价的准确性、代表性;要逐步寻找和确立外部对司法评价的因子,有效构建指标体系和相应的计算模型,实现可测量。总的来说,建立外部评价机制和民众的法律认知、司法改革推进息息相关,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应当“分步走”,在逐步构建子系统的基础上建立总系统。

 

 

研讨会由上海市法学会、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主办,华东理工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中心、上海市法学会法理法史研究会等共同承办。

 

 

(栏目主编:王珍,编辑:李小佳,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