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友协60年】专访周汉民(下):2010世博会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2019/10/10 5:52:36

【友协60年】专访周汉民(下):2010世博会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创新不只是创造出一个新东西,而是你所创造的那种制度与安排,将来可以被传承。


上观新闻:完成申博使命后,您回到了上海。

 

周汉民:我本来以为要回浦东新区工作,不过2003年10月30日上海成立了世博局,由市委常委、副市长周禹鹏同志任局长,我是副局长之一。2009年起,我出任世博会执委会副主任。

 

上观新闻:上海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一切要从零开始。

 

周汉民:两件事是最要紧。第一是要学习。所有办过世博的城市你都要学习,每个细节你都要学习。从1851年的英国伦敦世博会再到1970年大阪世博会、1992年塞维利亚世博会、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都要学习。以我本人为例,2005年爱知世博会去了三回。

 

上观新闻:除了学他国之长外,是不是还要有所突破?

 

周汉民:第二是要创新。创新不只是创造出一个新东西,而是你所创造的那种制度与安排,将来可以被传承。

 

我们取得了世博会申办权,就像大学生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接下来还要注册,否则不能成为学校的学生。注册就要提交一份《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注册报告》,把上海申博时的所有承诺,变为筹博时的所有书面成文规定。

 

国际展览局的要求特别高,注册报告之外还要写出一般规章和特殊规章十余件。一般规章就是总体承诺,特殊规章就是每件事情的承诺,比如说票务、元首接待等,每份规章不仅要在法律委员会上通过,还要在全体大会上通过,好在中国筹备世博会期间,我曾经出任过国际展览局法律委员会的主席,和同事们建立了很好的工作关系。

 

这份注册报告要用中英法三种文字写,我负责领衔撰写这份报告的团队。

 

上观新闻:各方都很关注这事。

 

周汉民:功夫不负有心人,2005年12月1日,我们的注册报告在国际展览局代表大会上一次性通过。要知道,在世博会的历史上一次性通过之前没有过,我们是第一个。

 

 


国际展览局秘书长在开会前提醒了我,请不要给我们安排好哪些案例该入围。


 

上观新闻:在上海世博会举办期间,最佳城市实践区让外界印象深刻。

 

周汉民:这是我们最大的创新,也呼应了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们让全球城市自己来申报最佳城市实践。哪些案例该入选呢,为了保持评选公正,我们成立了案例遴选委员会,请来了双主席,一位是联合国副秘书长兼人居署署长安娜·蒂贝琼卡女士,另一位主席是国展局秘书长洛塞泰斯先生,我当秘书长。遴选委员是世界级的,国际组织代表占一半。

 

在第一次会议上,我们就定了遴选原则:第一,要实际存在的;第二,要有价值的;第三,要能够仿效的。全球先后提供了近200个案例,委员会从中遴选出50个。

 

上观新闻:外界有没有质疑遴选的公正性?

 

周汉民:我们没有给这些委员任何酬劳。遴选时间定在2008年年中,洛塞泰斯秘书长在开会前提醒我,请不要给我们安排好哪些案例该入围。

 

上观新闻:遴选的过程如何?

 

周汉民:各位委员一进会场,我先把规则说清楚。第一,今天遴选的所有原始材料我们没有变动过;第二,今天评审全程录像,录像机就装在我们头顶上;第三,选票一共有四张,全部要署名,为历史负责。

 

上观新闻:这在国际展览局的历史上没有过。

 

周汉民:是的。接下来委员就开始评审,中午吃饭,吃好继续。下午5点开始投票,投了三刻钟,之后现场统计。6点多结果出来,评出了49个案例。我问两位主席,还要为另外一个投票吗?他们说,不要了,将来有好的,我们可以通讯投票。

 

中国的不少城市案例入围了,包括杭州、苏州,北京、上海、天津、深圳和成都等。这次遴选做到了几个平衡——国内海外平衡,五大洲平衡,发展中与发达国家平衡。

 

上观新闻:最佳城市实践区的创意,被后来的多届世博会所采用。

 

周汉民:2015年米兰世博会以及筹备中的2020迪拜世博会都有相应安排,这是中国上海对世博会的重大贡献。

 

 


美国国会通过决议,规定美国的国家财产不能用于举办世博会这样的活动


上观新闻:据说美国国家馆能落户上海世博会,背后有不少故事。

 

周汉民:没错。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国会就通过了一个决议,规定美国的国家财产不能用于参加世博会这样的活动。因此就有了问题,美国会来吗?当第189个国家宣布参加上海世博会的时候,有人说,已经空前了,差不多也绝后了,但我们觉得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应当融入世博会,成为第190个国家。

 

为了这件事,我们先后与小布什内阁及奥巴马内阁都有洽商,最后是奥巴马政府决定参加的。

 

上观新闻:美国馆“落户”的难点在哪里?

 

周汉民:既然不能拿国家财富来支撑,那么就一定要借助民间支持。但是美国企业要问,我为什么要支持国家馆?有钱我可以自己建,比如建可口可乐馆、思科馆。

 

即便美国企业愿意出钱也有障碍,如果政府不先宣布参加,企业怎么能把这笔款汇进来呢?而美国政府担心的是,如果参展预算中的大部分资金没有到位,又怎么能宣布参加呢?这就成了鸡和蛋的问题。

 

上观新闻:鸡和蛋的问题怎么解决?

 

周汉民:有志者事竟成,我们主要讲了两段话,第一段话是讲给美国政府听的,“美国馆的建设,小而言之,对中美两国的友好关系,中而言之,对亚太的发展,大而言之,对世界的和平,都是直接的贡献”。这段话能打动美国,因为它一向以世界“老大”自居,“老大”总要有点责任心。

 

第二段话是说给美国企业听的,那就是“支持美国馆的建设,就是支持世博会本身”。这句话很关键,我们在上海说了、在北京说了,我们把企业组织起来恳谈,请大家帮忙,众人拾柴火焰高。

 

上观新闻:可见,美国馆能建起来着实不容易。

 

周汉民:为了能把美国馆建成,希拉里派了她的老朋友费乐友当美国馆的总代表。她在美国馆施工的时候,还亲自来过工地两回。

 

 


走向富裕的中国还能够在国际上坚持平等待人,那对世界的影响将是无以复加的


 

上观新闻:这么多国家馆放在一起,如何安排一定颇费心思。

 

周汉民:我们有过统计,在世博会参展的190个国家中,国与国间或多或少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宗教、边界等方面存在争端的,不在少数。大家如何待在一起,就需要我们去做工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世博会是人类最大的和平聚会,不能因其他的问题而受到干扰。

 

上观新闻:最后一个问题,从7年后的今天来看,上海世博会的价值在哪里?

 

周汉民:上海世博会是我经历过最精彩的文明和文化的对话。2010年上海世博会最大的价值就是,回答3500年前亚里士多德的两个设问。亚里士多德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人们为什么来到城市?他回答为了生存。他再问人们为什么逗留在城市?亚里士多德又回答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

 

上观新闻:今天的上海人和古希腊先哲来了一次对话。

 

周汉民:是的。第一,世博会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体现出中国爱好和平,追求发展,崇尚文明,强调平等。第二,世博会为世界和平做出了独一无二的贡献,世博会的胜利,也是世界文明的胜利。上海世博会闭幕是在2010年10月31日,2013年12月6日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将10月31日定为“世界城市日”。

 

第三,世博会体现出“国家外交为魂,民间外交为体”,它提升了中国人民的国际观,其中就包括国际交往必须坚持的平等。我想,当走向富裕的中国还能够在国际上坚持平等待人,那对世界的影响将是无以复加的。